刘过很经典的一首词,成了千古绝句

  南宋词坛几乎是豪放派的天下,靖康之耻、国土分裂,乃至朝廷偏安苟合、打压主战派;这些都时刻刺痛着当时词坛文人的壮志雄心,志不得遂只得赋之于慷慨激昂的豪放壮词,聊抒愤慨。

  南宋豪放派至辛弃疾为巅峰,以至于后世称其为“辛派”,其中以辛弃疾成就最高,而有三位姓刘的词人也是其中翘楚,并称“辛派三刘”,他们便是:刘克庄、刘辰翁、刘过。

  今天咱们讲的便是词人刘过!刘过,字改之,号龙洲道人,一生四次科举不第,只得布衣之身流落江湖。虽是布衣,但他始终挂念国家时局,所作诗词大多是为抗金疾呼的悲壮之风。而且刘过也以布衣之身与当时名士陆游、陈亮、辛弃疾等相交颇深,据传与辛弃疾还是莫逆之交。

  且欣赏刘过的一首经典之作——《唐多令》,其中一个忧伤的千古名句你一定听过:

  唐多令

  南宋·刘过

  序:安远楼小集,侑觞歌板之姬黄其姓者,乞词于龙洲道人,为赋此《唐多令》。同柳阜之、刘去非、石民瞻、周嘉仲、陈孟参、孟容。时八月五日也。

  芦叶满汀洲,寒沙带浅流。二十年重过南楼。柳下系船犹未稳,能几日,又中秋。黄鹤断矶头,故人今在否?旧江山浑是新愁。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。

  刘过的词作被后人评价为“狂逸俊致”,所谓“狂逸”便是其词多狂放不羁,而俊致则是他的另一种风格,如这首《唐多令》。写这首词时,正值韩侂胄北伐,刘过与诸多好友登临武昌安远楼,感叹时事,抒发今昔之慨,写下了这首词。

  词中上阕写登楼所见之景,笔墨略点而过,便宕开一笔从空间之景写到时间之回溯。后数句一波三折,写昔日之“系舟游历”到今日“暮年蹉跎”,字里行间满是喟叹。

  下阕则纯写情,以“黄鹤矶头”的典故带起,引出“故人”之念,深沉凄凉,然而后一句蓦然“旧江山浑是新愁”才真正深化到了所要表达的忧愁:江山分裂仍旧之愁、却又添了韩侂胄冒险北伐之新愁。然而词人一介布衣,面对时局无能为力,空有悲从中来!

  结尾一句“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”如强颜欢笑苦中作乐,桂花载酒,却人非少年,难以忘却这国家之恨、身世之悲!这一句浑然天成,读来哀戚无穷,令人共鸣不已,成为一句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!

  而刘过的这首《唐多令》也被后世词坛赞誉为“数百年绝作”。据说《唐多令》这个词牌在此之前颇为冷僻,少有词人填词,而刘过这首词传唱天下后,世人纷纷效仿,连与他齐名的刘辰翁都以刘过词韵和了七首《唐多令》。一词出而带火了一个词牌,可见这首词的魅力!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